阿柒

【雷安】澄

*海盗雷X人鱼安

*可能会撞梗(不对这个梗很常见吧/倒地。)

*he加番外

*其实是列表的梗帮忙实现愿望(好心。)

*ooc属于我其他的你们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刚遇见安迷修的时候,雷狮还只是个被船上人称作“乳臭未干的小毛孩”的孩子。

他很向往海洋。

和他父亲很像。

那天他们如往常一样,出海去巡海,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能捕的海洋生物之类的。

雷狮拿着他父亲给他做的一把小木剑在甲板上挥舞着。
一个不小心摔进了底层。

“嘶----。”

他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。

“啧。我的剑去哪了。”

他在黑暗中摸索着,仅靠着从窗子那投进的一点光,找回了他的剑。

正抬头时,他看见了窗外的安迷修。

安迷修也同样看着他。

两人这样盯了一会儿,一下子反应过来。

安迷修往深海处游,雷狮则慌乱的跑上甲板去。

其实他并不害怕。

只是觉得有些稀奇。

人鱼吗。

还是条小的。

回到家了。

他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,脑海里净浮现出那人鱼的面庞。

尤其是那薄荷绿的眸子,他记得尤为清楚。

真好看。

-----

十几年后。

雷狮继承了他的父亲,成为了威名远扬的大海盗船长。
虽然闲言碎语总是避不了的。

成为海盗船长的第一件事,就是去以前的那片海域去寻那条人鱼。

几经周折,却还是没有找到。

他不在了吗。

还是去了别处。

雷狮眼中的光暗了下来。

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雷狮吩咐着船上的水手们返航。

可谁知,在回航的路上,突然起了骤风。

海面顿时波涛四起,船只经不住打击,被掀翻了。

-----

雷狮醒了。

显然是被人拍醒的。

睁开眼,首先映入眼帘的,依旧是那双好看的眼瞳。

还是这般清透啊。

他艰难的起了身,发现自己正在一块礁石上,周围寥寥无人。

眼前,是那条熟悉的人鱼。

“是你救了我吧。”

那鱼不作回应。

“看样子也是。”

雷狮拍了拍灰站起身。

“这周围......没人了啊。”

他低头望向那人鱼。

“那么,在我回到我的岛屿之前,就先暂时和你一起生活着吧。”

人鱼歪了歪头,转过身一头栽进海里。

是......种族间的语言障碍吗。

他无奈笑笑。

那么....都听不懂对方的话。

啊。

管他的。

能遇见他已经很好了。

好一会儿,那人鱼都没再浮上水面。

他开始担心了。

担心人鱼消失。

他再也找不见了。

不过还好他的担心是多余的。

那人鱼回来了。

带回了一些类似贝壳之类的东西给了雷狮。

“你是怕我饿吗。嗤,你这人鱼还真是好心。”

他放下手中的贝壳,双手撑在两旁望着天。

“你......应该还没有名字吧。那么.....以后你就有了。”

雷狮侧过脸。

“就叫安迷修。”

“噜...咕噜噜咕。”

人鱼说话了。

但可惜雷狮听不懂。

“你这样说,就是赞同了?”

“那很好。”

“初次相见,哦不,再次相见,我叫雷狮。”

“很高兴认识你。”

“安迷修。”

-------

日复一日的空寂充满了雷狮的生活。

他决定了。

要教安迷修说话。

这样他也不会过的那么孤单。

即使他已经很熟悉这种感觉。

雷狮向安迷修招手示意他过来。

安迷修当然也就游过来了。

他坐在那块礁石上。

“安迷修。”

“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我学说话。”

安迷修歪歪头。

“从你的名字开始。”

“安。”

“噜...噜啊....啊....。”

“啊安。”

“啊...啊...。”

“啧。”

一整个下午,雷狮都在教着安迷修说着。

可直到傍晚,安迷修也没有学会。

“啊。”

“怎么教人这么难。”

他突然站起身。

安迷修望着他。

“算了。现在多的是时间。就当做打发时间了。”

----

就这样过了有半年了。

没有船只来接雷狮。

----

某日的早晨。

雷狮醒来后同平日里一样,在他自己做的捕鱼的陷阱里找着他的早餐。

两条。

安迷修从礁石那探出头来。

“你来了。”

雷狮正生着火。

“嗯。”

雷狮每天教着安迷修,他现在差不多能达到普通人说话的水平了。

“今天也没有船来吗。”

雷狮愣了愣。

“是啊。”

他苦笑。

都这么久了。

估计也没人知道他了吧。

“今天要继续来点海鲜吗。”

“也成。”

安迷修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贝壳递给雷狮。

他接过。

像往常一样。

安迷修撑上礁石,坐在雷狮身旁。

“安迷修。”

“嗯?怎么了?”

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“从前,有一对很相爱的恋人。”

“他们一见钟情。”

“可因为种种原因,导致他们不得不分居两地。”

“后来,一方终于挣脱了所有束缚着他的枷锁,去找到了另一方。”

“他们隐居于世,幸福的生活着。”

“故事的结局很美满。”

“这个故事很好啊。”

雷狮笑了。

是啊。

故事很好。

----

次日傍晚。

“雷狮雷狮。”

安迷修呼喊着雷狮的名字。

似乎有什么要事。

“怎么了。”

雷狮从他搭的帐篷里出来。

“出什么事了吗。”

“那个。”

“矮老五油。”

“呲,你说什么。”

“矮老五油啊。”

雷狮强忍着笑意。

“你哪里学来的这些。”

安迷修倒颇有些不解。

“我今天去巡海域的时候听见船上的人这样说啊。”

“这句话的意思......好像是.....‘我爱你’。”

安迷修挠挠头。

雷狮轻笑。

“是啊。”

“不过你既然知道意思,还跑来和我说,是为了什么。”

“我很好奇。”

他双手环抱着胸看着安迷修。

“是.....因为.....我喜欢你。”

安迷修脸红了。

雷狮愣了下,转而是满脸的笑意。

“你喜欢我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我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。”

这下轮到安迷修愣了。

“安迷修。”

“和我在一起吧。”

他笑道。

“好。”

他答应了。

----

又是几年后。

雷狮的海盗团找到了他。

临别前雷狮向安迷修许诺,回到岛上收整完就回来接他。

“我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信守诺言回来的。”

“一定等着我。”

----

三天后。

岛上的流言蜚语越传越凶。

都是关于雷狮的。

“你知道吗。那个叫雷狮的大海盗,居然带回一只人鱼。我听说啊,那人鱼救了他,他要和他的救命恩人在一起啊。”

“真的啊。难以置信。”

卡米尔无意间听到,有些微怒。

“大哥。您真的不在乎这些吗。尽管不是我们,但听着这些也令人气愤。”

雷狮摆摆手。

“是。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去吧。我不管那么多。”

回到家。

坐在沙发上。

身旁用来装安迷修的玻璃缸里。

那名唤安迷修的人鱼正趴在缸边看着雷狮。

“我就知道你不会食言。”

“外面那些人说的什么我都知道了。”

“我会成为你的负担吗。”

雷狮转过头。

“那也是甜蜜的负担。”

他笑着。

“正巧的是。”

“我愿意拿余生来承受这份负担。”

--fin

差不多了。

强行完结。

番外再说。

车的话反正开学之前会补上der。/倒地不起